不画好卡卡不改名

我只是个爱腰花的迷妹er。

【迷の黑道paro】短短短

       “本次任务照常,散会。”

       卡米尔说着并未停下敲击电脑的手,直至电脑上的图表完全有了大体走向以后手才离开键盘。
     
       ——今晚将是同描金镀银的宫殿里传来的舞会欢声笑语无两样的、轻快、欢乐的瘟疫。

       脑后突然被枪抵住的感觉在卡米尔的意料之中,少年白净的手稍稍向前握住口袋中的枪柄。

       “大哥。请不要拿我来开玩笑。”
       卡米尔微微侧过头,无机质的蓝眸对上一双略带玩味的紫眸。  

——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大概是被大小姐大少爷洗脑之后的产物。yy了卡卡跟雷总一起叛逃^q^
感觉性格写ooc了(´;ω;`)也没写出想表达的东西

卡:大哥少浪多卖甜品

:D注意眼神有没有发现什么x

莫名其妙在官方吃到了糖【。bushi】

【井阵&佐井】一个吻

●设定井阵成长后穿进佐井年轻时代,佐井视角

●可当做亲情向看w父亲给孩子的吻_(:з」∠)_

●继博鸣之后的悲剧

没问题啦吧?gogogo——!
——————————

窸窸窣窣——

身形在密布的森林间快速移动,扑面而来的凌风划在脸上脸颊生疼,不得不紧眯鸦眸观察现下地势。 抬首目光借着被密布松针遮掩的细碎日光,隐约间还能注视看清前方飞扬的金黄长发。

日光下的金色显得极为耀眼。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同伴,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呢。

自从他突然出现也过了几个月。使用的忍术与自己的如同一致因此于自己分为一队,也更加易于观察这个突然出现的‘同伴’。

但想使对方乖乖让自己了解,大概并不简单。

行事时察觉到身旁的树木枝叶的轻微抖动;外出后屋内与自己相似又截然不同的查克拉;偶尔会出现在窗外的几瓶崭新的墨水。

之后便越发明显了,甚至在某一次午睡过后,还看见人匆忙逃跑的背影。估摸一下自己并没有吸引男性的魅力,

对于对方的想法,既看不清又琢磨不透。
——那么,就主动把关系变得亲切点吧?

——————
食用食物大概只有两种意义,品尝味道和补充能量。对于忍者来说食物只含有后者的意义。

快手解决掉手中的吃着食不知味的兵粮丸,将预备话语再三默念熟烂于心。

“井阵,能过来一下吗?”

好了,接下来就是开始了。

见人敏感的回过头,扭扭捏捏往自己的方向踏出几步。在内心里给于自己一些时间回忆书上内容,对着对方比自己高过的半个头也没迟疑,抬手捞起对方细碎的额发,扬起头用薄唇轻微一点。 半响,迎着人错愕视线唇角不由得勾出一抺浅淡笑意。

“书上说过,‘吻’是代表亲昵的动作。你对我的好感增加了吗?”

——窸窸窣窣
耳畔只余下了嘈杂的声响。

『带卡』就一句话

*如题脑洞向,避雷针带好少年√


不知在多久以前,水门班在执行某个长期任务时。
“天才”旗木卡卡西露出了弱点。
——他害怕打雷

这时候总会有一个满身红豆糕味的宇智波少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拍他的背。
很暖。









现在旗木卡卡西已经不怕打雷了,

是因为时间太长还是因为只剩下回忆的碎片所以麻木了呢。